2021

一点都不想总结这一年,有很多完全想删掉的记忆,比如忙到吐血的十一假期,整理行李到登机的最后的一刻,在机场扔掉的那些重要的,不重要的,回忆。

more ...

二月,新时代的前夕

我开始觉得,所谓历史事件,其实并不产生于它真实发生的时候。只有当它被纳入一种包含着因果关系的叙事中的时候,事件才成其为事件。因此历史的叙述给人的感觉总是带有一点《百年孤独》开头的感觉:多年以后,当我们回溯那个把整个欧洲乃至半个世界卷入血腥绞肉机的一次战争的时候,准会想起斐迪南大公夫妇去巡视萨拉热窝的那个遥远的日子。据说如果你去问任何美国人911发生的时候 TA 在干什么,TA 都会记得清清楚楚。我觉得这不单是因为事件本身的冲击性。这种深刻的印象或许也源自某种近乎于来自四维空间的穿越感,未来的你活在当下的你的身上,带着一种未来的视角审视当下的事件。因为人们都能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件事情会带来某些根本性的改变:世界线变更了,隐约听到岔路口扳手转动的声音,你知道未来发生的很多事情会带你一次次回溯这个时间节点。这可能这就是我最近看新闻的时候那种奇异的疏离感的来源。

more ...

2018

之前贴过一篇书评,钻石教授戴蒙德写的《昨日之前的世界》,讲的是人类文明最开始的那段时光。今年读的这本是茨威格的《昨日世界》,描写了战前以及战争时期的欧洲。关于二战还有两本,一本是《巴黎烧了吗?》算得上是近几年读过top10的书了,关于希特勒要不要烧巴黎的情节写得惊心动魄的,还有一本《1913——世纪之夏的浪荡子们》,这本书很好玩,写了许多许多的人在那个战前最后一个也是最美的一个夏天在干啥。《昨日世界》并没有那两本读起来轻松,而且,太沉重了。

more ...